安锦流年

為你 傾盡天下

#转

EMMA'S LIFE: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 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 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 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 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 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 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 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 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 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每次聽到傾盡天下這首歌,跟著歌詞腦中總浮現出好多好多的畫面。有時候雞皮疙瘩都會起來。於是不斷百度歌曲的背景,相關的文案,衍生故事。最後默默的感歎。

其實真正的歌曲背景只是交代了,周帝白炎逼宮奪位后,碰都沒碰前朝留下的華宮美眷,只習慣於坐上九重寶塔,望著一幅畫。前朝的宮女必定認識這畫上之人,貴妃朱砂。十年後一個雪夜,白炎帝便于寶塔之上,畫作之前,斷了氣息。

據搜索結果,這首歌衍生的原創劇有好多好多的版本。我卻固執認定,只有一個可以詮釋這首曲,一個我自編的版本。一個女子,讓兩位皇帝,傾盡天下。

他們不是青梅竹馬,只是偶爾的一次相遇。寫就了以後的故事。也是一個下雪天,平民如他,如往常一般把手中的宣紙送入貴人之府。是天意吧,竟然看到她在院中看雪。冷冷的天使她額前的一點紅更加豔美。人如其名,原來她便叫朱砂。倒是奇了怪了,往後的每次入府都會見到她,或撫琴,或作畫。

爲了娶你為妻,我白炎,定要作出一番事業,等我兩年,可好?好,我等你到十八歲。不,兩年便足夠。聞言,朱砂拿起桌上的剪子,自兩人頭上各剪了一段髮。把兩人髪纏繞,束成一股,放入香囊,擲在他懷。這是十八歲的約定。

和普通的貴人之女無異,朱砂這些日子,足不出戶,每每看著院子發呆,不知那個相熟的身影什時才再現眼前呢?兩年過了,三年過了,終是到了十八年華。人還是沒有出現。

二十了,一次上山禮佛途中,遇到一相命先生。他執意為朱砂算了一掛,命理顯示,三個人兩段糾纏的姻緣,禍及天下。母親笑了笑,戲言而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年她被送了進宮。心中在滴血,喝下那交杯酒,原來成親是如此的簡單。隔天,望著那床上的新紅,朱砂笑了。

元和不是一個好皇帝,如果讓朱砂來形容他,她倒覺得元和是一個文人。除了上朝,元和每天固定的節目就是到朱砂的院子,兩人作伴。朱砂曾問過元和,爲什麽經常到她這來。他望著她眼睛說,因為你懂我。她撫琴他便舞劍,他吹笛她便唱曲,不過元和還是最喜歡朱砂作畫,因為他可以在空白處賦詩一首。

朝中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多,反對元和做皇帝,地方的反動勢力也越來越厲害。其中呼聲最高的是一隻草莽軍隊,而帶頭人正是白炎。朱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手指的針停了停,這鴛鴦還繡嗎?

終於這一天來了,白炎帶著精兵位於城外,元和牽著朱砂站在看臺。朱砂穿著七重白紗,望著白炎,她感覺好像又回到了從前。白炎與她坐在院中,他說,等我們成親那天,定要你穿上七重紗衣,坐那八人大轎。突然元和出聲了,他對這白炎說,你想要這天下,我給你。你想要我的命,便取吧。可是你答應我,好好對我的貴妃,好好待朱砂。朱砂呆了,原來元和知道,他一直都知道。默默的,朱砂抽出藏在袖中的小刀,望了一眼白炎,看了一下元和。刀刺穿身體的時候,血色染紅了白紗,她好像聽到元和的呼叫,白炎的大喊,可是朱砂累了。她不想睜開眼睛,仍由身體隨風而落,在高高的城池看臺上跌落。後來好多好多士兵回憶起那天,他們說前貴妃那墜落便像那紅蝴蝶翩舞一般。

评论

热度(4)

  1. 安锦流年yingxho雜亂手札 转载了此文字
    #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