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锦流年

#转

不堂。:

八月初十

今天正好是倾宇二十二岁的生辰

就像二十二年前的奇景重现一般

倾宇在睡梦中模模糊糊的听到窗外尽崖的喊声

桃花竟然在一夜之间开满了整皇城

纤细白净的手指将白衣披在身上 翡翠般洁净的指尖无意碰到了自己的脸颊

好凉 倾宇双手猛的一抖

  今天 是我的生日啊

  今天 是娘亲的祭日啊

肖倾宇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的生日 就连方君乾曾经苦苦追问过无数次他也没有说出

其实 今天也没有什么 熟练地坐上华贵轮椅 伸手准备关上窗子 桃花的冷香不知何时已飘进小楼

刚刚将帘子拉起 无数桃花瓣便从天而降

倾宇只觉芳香扑鼻 任花瓣落在自己的眉毛上 眼睛上 青丝上 白衣上  

       倾宇~~~~~~    只见方君乾从空中跳了下来 也不知道他刚刚躲在哪里

       美吧 为了让你一起床就可以看见桃花我可是一大早就去摘了一笼花瓣 方君乾在窗前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啊   方君乾手捧着剩余的花瓣笑得像个孩子

肖倾宇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 自己的生日永远只跟黑暗和流血相连

出生那天 双腿残废 母亲疯了

六岁那年 被父亲送走

八岁那年 母亲死在了自己手里

纵然出生那天满城的桃花一夜之间都开尽了 可是在肖倾宇的眼里这并不是都么美丽的事情 是谁说 自己命犯桃花

可是今天 却有一个人为自己采了无数片桃花 在自己眼前洒下

调整调整情绪    方君乾 开了很多桃花吗    倾宇话题一转

方君乾手持桃花跳进了房间 他知道 即使倾宇嘴上不说 但他已经被深深的感动了

因为倾宇的眼神里有泪光 也只有方君乾 才知道无双公子感动的样子

       是啊~就像是二十二年前八月初十那天 满城桃花竟然都开了 倾宇 你说怪不怪    方君乾不停地将花瓣洒在地上   倾宇~ 我带你出去玩吧

只见方君乾脸皮如此厚的靠近自己 肖倾宇转过身去不愿理他

这才想起来二人昨天不都已经成亲了吗

肖倾宇抬眼望见昨日二人定情的红巾 还有随意落在地上的红衣 这是二人成亲后方君乾送肖倾宇回来时 肖倾宇随意脱去便扔在了地上 好久没有像昨天那样哭过了

肖倾宇想起昨天回来他依偎在方君乾的怀抱里 不停地流泪 方君乾一遍又一遍的为他擦眼泪 直至深夜 他熟睡后方君乾才离开

没想到今天早他就采桃花了 想到这里 肖倾宇鼻头又是一酸

方君乾得意地看着自己的红巾挂在倾宇的床前 蹲下道   倾宇 走吧 去看桃花

肖倾宇面色回归以往的冷静 淡淡的说道   你不在家陪新娘 陪我去看桃花 侯爷真不负责任啊

方君乾站起身也不顾倾宇说什么便推着倾宇的轮椅往外走   新娘?我的新娘不是就在这儿呢吗?   方君乾一脸坏笑

      想死就直说!   肖倾宇真想给他一钉 但是他并没有拒绝方小侯爷推他出门

皇都的街上都是桃花 这难道就是自己二十二岁的生日 无双公子微微一笑 若倾宇每年的生日都是这样 那该多好

花瓣落在了无双公子的衣服上 风吹过如同一场梦一般 肖倾宇眉间的一点朱砂格外耀眼 推着轮椅的是一身黑袍风华绝代的少年 二人在街上走过无疑吸引了万千人的目光

当然也有指指点点的声音 谁不知道前几天方小侯爷在金銮殿上向无双公子告白一事  本侯爱慕公子无双  此话一出天下皆惊

而今天 方小侯爷竟然推着公子无双走上了大街

方君乾笑道   路边的人怎么都看着你我二人

肖倾宇冷冷的说道   你太奇怪了 路人都被你吓到了

方小侯爷大笑道    我看是倾宇你的容貌太好吸引了别人吧 要是哪家姑娘看上你我可就要不开心了

倾宇索性不再去理这个厚脸皮的人 转眼之间到了大相国寺

还记得前几天 二人就是在这里 绕过红线千匝

见过方丈后方君乾迫不及待的推着倾宇就到了后院

满园桃花

桃花的香味围绕着二人

       倾宇从来没有告诉过本候你的生辰呢  方君乾邪邪的笑道

       肖某的生日是不吉之日 不知道也罢  肖倾宇完全没有想到方君乾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方君乾蹲了下来  那就现在定一个吧

肖倾宇顿时忍俊不禁 

       定?怎么定?

方君乾突然将无双公子拦腰抱起 无双一惊忍住了想打他的冲动 这场景未免太像良家妇女被调戏了吧

      方君乾将倾宇放在了二人第二次见面时的那颗桃树下  方小侯爷也坐下来靠着无双公子   倾宇 今天 就是你的生日 好吗

      惊 肖倾宇万万没想到方君乾会这么说   方君乾 乱给别人定生日是不好的

      没关系~~~倾宇与桃花有缘 你知道二十二年八月初十的满城桃花吗 我想啊 这一定跟倾宇有关 还有你身上的桃花香。。。  说着就不安分的凑近倾宇

肖倾宇头別过一边 心中却暗潮汹涌

       方君乾 你可知 今天。。。

       什么?  方君乾问道   没什么。。。   肖倾宇闭口不谈 方君乾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今天就是我的生日啊

花瓣飘落

       倾宇   方君乾开口

       嗯?   肖倾宇一挑眉 倾宇的每一个表情 都像是明月照亮天涯

       从今往后 每年八月初十 我都会带你看桃花 年年看 岁岁看 知道我们头发都变白了 倾宇 我爱你

这是方君乾第三次对肖倾宇说我爱你

一朵花瓣轻轻地跌落在无双公子的眉间

小侯爷情不自禁的吻上那片桃花

无双公子并没有回应 但是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他好想说 好

哪怕 会踏碎一场盛世烟花

倾宇 我爱你


评论

热度(8)

  1. 安锦流年不堂。 转载了此图片
    #转